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 書目 -> 8.來世.決定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8.來世.決定

    梅林的建議很溫和。

    但戈登沒有拒絕的權力。

    在很多時候,人多不意味著優勢,一旦選擇了一群不那么恰當的隊友,人數眾多反而會成為極大的劣勢。

    實際上,如果戈登選擇和梅林來一場1V1的戰斗,那么他那神出鬼沒的能力,也許無法戰勝梅林,但從容帶著林肯離開,還是絕對沒問題的。

    可惜,他選擇的隊友,現在成為了他最大的軟肋。

    作為這些年輕異人的教官,他沒辦法就這么放棄他們。

    在梅林“友善”的建議下,在那四個表情越來越痛苦的年輕異人的掙扎中,戈登最終扔掉了手里的弧形短劍。

    他“看”著梅林,他說:

    “你,想談些什么?”

    “我想談的,也是這小伙子林肯迫切想要知道的。”

    梅林甩了甩魔杖,那幾個被提在空中的年輕異人落在了地面上,但黑暗中飄蕩的霧氣依然纏繞在他們脖子上,代表著梅林依然決定著他們的生命。

    他用一種捎帶斥責的口吻,對無眼人戈登說:

    “我不太清楚異人們的行事風格,但你不能就這么隨便把一個對你們一無所知的年輕人,從他的家里強行帶到萬里之外。這不僅不符合友善的定義,更是違反法律的,戈登先生。”

    “你的行徑就像是一個綁架者一樣!”

    “法律?”

    梅林的說辭,讓異人發出了一聲古怪的笑聲。

    “在過去10年間,光是在北美,就有260多個即將覺醒的異人因為無法控制自己,被你們關入了你們的醫院和精神病院里,其中有57個人在不堪忍受藥物折磨的痛苦中選擇了自殺。”

    “他們本該有更光明更自由的未來,可惜,你們的法律可并沒有給他們選擇權,不是嗎?”

    “從林肯的反應來看,我不覺得我們把那些無法控制自己暴躁本能的年輕人送入醫院是錯誤的選擇。”

    梅林反駁到:

    “他們的行為已經對其他人造成了威脅。戈登,如果你或者你背后的組織,有辦法解決他們的問題,那么在事態惡化之前,你們就該出面解決,而不是等到現在,把這一口黑鍋扔在我身上。”

    “又不是我害死了他們!”

    “我們曾經派人和那些年輕人的父母談過!”

    戈登說:

    “我們甚至和那些醫生談過,但他們無法理解,更不愿意讓他們的孩子接受命運的垂青。我們救下了那260多個年輕人里剩下的人,用的是我們自己的方式。”

    “‘來世’組織的首領很早就意識到了,我們應該和普通人保持距離。在面對未知事物的時候,你們第一時間表現出的,永遠是最直接的惡意。”

    無眼人用不加掩飾的仇恨語氣說:

    “包括我在內,來世里的每個異人,都有過痛苦的人生。我們選擇隱世獨居,我們選擇報團取暖,我們躲著你們,但即便是這樣...”

    他看著那四個被梅林控制著的年輕人,他的語氣更冰冷了一些:

    “你們卻依然不愿意放過我們!”

    “這是我的個人行為。”

    梅林說:

    “隨便你怎么想,隨便你像個被迫害妄想癥的瘋子一樣大喊大叫,我都不在意。我想知道的是,異人到底是什么?你們看上去和變種人很類似。”

    “變種人?不!”

    戈登搖了搖頭:

    “我們和變種人完全不一樣。變種人的覺醒是無法控制的,但異人可以選擇自己的人生。”

    他回頭對旁邊一臉警惕的林肯說:

    “實際上,林肯.坎貝爾,我要把你帶回來世,就是要解決你想要覺醒的本能。但我們并不會強迫你,如果你不想要血脈中蘊含的力量,我們會幫助你度過最困難的覺醒期,在你可以控制情緒之后,我們會把你送回你的世界里。”

    他又用一種譏諷的語氣,對梅林說:

    “我們和你們不一樣,我們知道被強迫的痛苦,我們不會把這種痛苦施加在同胞身上。”

    “那你們就應該提前說清楚!”

    梅林毫不客氣的說:

    “眼前這件事惡化到這種程度,都是因為你的隱瞞引起的。”

    “那我們該怎么辦?”

    戈登反駁到:

    “隨便向一個無法控制自己的年輕人透露我們的存在嗎?在他們親眼見到‘來世’里的其他異人之前,他們是不會相信的。”

    “普通人就是這樣,多疑而自負,總會把善意理解為惡意。在過去十年里,有很多異人選擇加入我們,但也有更多人在被治愈后就被送回了普通人的世界。”

    “他們得先相信我們,我們才能幫助他們。”

    戈登“看”著梅林,他說:

    “我從沒想過傷害哪個普通人,如果不是因為你的蠻橫阻撓,現在林肯已經在‘來世’接受治療了。你以為你在幫助他,實際上,你只是在拖延他復原的可能而已。”

    “他已經進入了最后覺醒期,林肯已經拖了太久了,他已經快歲了。如果在覺醒期結束前他還沒有學會控制本能的躁動,那么那種暴力和焦躁的破壞欲,會像是最恐怖的精神傷疤一樣,伴隨他一輩子。”

    “你正在毀掉他!‘好心人’!”

    “所以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聽到這里,林肯終于忍不住了,在那種關于自我瘋癲的威脅下,他尖聲問道:

    “覺醒期,還有精神傷疤之類的,這些都是怎么回事?”

    梅林也問到:

    “如果你想和平的了結這件事,戈登,你現在就該把我們應該知道的事情,都告訴我們。”

    “你不是異人。”

    戈登對梅林說:

    “我不能對你分享我們的秘密,這會危及到我們的存在。”

    “他是!”

    梅林指著林肯說:

    “你不說清楚,我不會讓你帶他走,如果你的組織真的像你說的那么善良和正義,那我覺得,在一個年輕人的未來面前,透露一些無足輕重的秘密應該不是什么大問題。又或者...”

    梅林的魔杖再次揮動,那四個年輕異人又被提到了半空,他聳了聳肩,對戈登說:

    “你可以理解為,我在用你的同胞的生命威脅你。”

    “說吧。”

    梅林溫和的規勸到:

    “在事情進一步惡化之前,都說出來吧。你們不是戰士,我能感覺到,就連你也不是真正的戰士,所以別用戰士的忠貞要求自己。”

    戈登還在猶豫,但在林肯的懇求和梅林的威脅下,他最終選擇了妥協。

    幾分鐘之后,戈登用低沉的聲音說:

    “‘來世’,是個異人組織。我們是在十年前正式建立的,但我們并不是異人的正統組織,你們可以理解為,‘來世’只是一個異人的庇護所。”

    “我其實也不知道世界上存在著多少異人,我說過,我們和變種人不一樣。我們的進化和覺醒是可以通過某種物質來控制的,而且在進化完成之后,我們和普通人幾乎沒有區別。因此如果我們的同胞想要掩飾自己的存在,那么誰也沒辦法發現他們。”

    “那你們的起源呢?”

    梅林追問道:

    “你們最少應該知道自己是哪里來的吧?”

    “實際上,我們不知道。”

    戈登有些遺憾的說:

    “從來沒有一份關于異人的具體傳承的信息存在著,我只知道,異人出現的歷史并不比變種人更晚,實際上,我們和變種人的祖先幾乎是在同一個時代出現的。根據我們現在知道的信息,最初的一批異人,早在古埃及時期就已經存在了。”

    “至于覺醒,這是個很難描述的事情。”

    戈登對林肯說:

    “異人在兒童時期的覺醒是最容易的,只需要接觸那種神秘的物質,就能很快完成覺醒。伴隨著年紀的增大,覺醒存在的危險就越大。”

    “根據我們的經驗,異人的復蘇存在著‘覺醒期’的概念,這個時間是不確定的。我曾經見過57歲的老人進入覺醒期,也見過15歲的孩子進入覺醒期。”

    “那是個期限,是異人血脈中的力量預感到了自己的即將消失,而對宿主本體發出的警告。”

    “它的表現形式是一個原本正常的人突然無法控制自己的本能,就像是你一樣,焦躁,不安,充滿破壞欲。如果在后覺醒期結束時,你還沒有進入覺醒流程,那么那伴隨著本能消失的,還有你一部分意志。”

    “你會在本能的最后瘋狂中,徹底變成一個無法控制自己的瘋子。當然,并不是每一個異人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戈登“看”了一眼梅林,他說:

    “我們猜測,這和血脈中存在的某種基因片段的多寡有關系。會出現突然覺醒征兆的,都是一些異人基因較少的個體,對于那些世代傳承的異人血脈來說,他們從兒童時期,到老年時期,隨時都能覺醒。”

    “那我該怎么辦?”

    林肯看著戈登,后者對他說:

    “跟我去‘來世’。如果你愿意接受覺醒,那么我們會幫你,如果你不愿意擁抱自己血脈的力量,我們會用秘傳的方法,幫你徹底祛除本能的影響。”

    “我們不會強迫你。”

    “那你們怎么辨別異人?”

    梅林又問到:

    “你們肯定有某種方法來察覺一個普通人是不是自己人。”

    “我們沒有!”

    戈登充滿遺憾的說:

    “這就是問題所在,在這十年里,我們能找到的,都是一些異人基因片段很少的人。只有他們出現覺醒的征兆時,才能被我們發現。對于那些真正血脈純正的異人來說,不管他們是不是選擇覺醒,他們都根本不需要我們的幫助。”

    “而在那些傳承古老的異人家族眼中,我們只是一群不值得關注的下等人。我都說了,‘來世’的異人們,只是一群報團取暖的可憐人而已。”

    “怪不得。”

    梅林點了點頭,他揮起魔杖,將那四個被束縛的年輕異人放開。他對戈登說:

    “怪不得你帶來的戰士們如此羸弱,原來你們并不算是真正的精英異人。你剛才說了,你們那個‘來世’組織,并不是異人的正統,那么我最后好奇的是,你們異人之中,有一個絕對正統的組織嗎?”

    “有。”

    戈登說:

    “雖然我不知道他們現在遷徙到了哪里,但異人王朝是真實存在的!”

    “在我們的傳說中,最正統最強大的異人們組成了的王朝,是異人從遠古時期到現在最正統的傳承。我們有一位異人之王,傳說他的實力足以輕易的毀滅這個世界。”

    “實際上,‘來世’現在存在的位置,正是數百年前,異人王朝所在的位置。但他們有足夠的力量實現位置的遷徙,他們不愿意介入人類文明的事務,他們有足夠的能力保護自己,還保持著高高在上的獨立。至于我們...”

    戈登落寞的說:

    “我們只是一群不被承認的流亡者罷了。”

    “看來你們自己也知道的不多,真遺憾。”

    梅林點了點頭,他基本上沒什么疑問了,而且就算他想知道更多,眼前這個戈登肯定也不會再告訴他了。

    于是梅林扭頭看向林肯,他問到:

    “所以,現在該你做決定了。林肯,是跟他們走?還是要自己堅持下去?”

    “我不相信他們,但他們能幫我。”

    林肯聽完了戈登的說辭,他雖然還是不怎么相信這群異人,但就目前來說,他想要解決自己的問題的話,留給他的選擇,著實不太多。

    梅林也理解林肯的擔憂,他回頭對戈登說:

    “其他的異人我管不著,但林肯我既然遇到了,就沒辦法不管。我會關注他的,你們要保證他的來去自由。”

    “這不可能!”

    戈登強硬的說:

    “一旦他選擇成為異人,就得留在‘來世’。”

    “我們并不是需要他的力量來做壞事,而是為了保護他。你不是異人,你無法理解普通人對我們做過的那些丑惡的事情,在你們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期,我們有數以千計的同胞死在了你們的實驗室里。”

    “現在不是二戰了,你們這些頑固的家伙。”

    梅林頭疼的說:

    “而且就算他回來,他也不再是一個普通人,他會接受我的組織的監管。我們不可能放任一個擁有古怪力量的人,在普通人的世界里到處亂竄。”

    “你的組織?”

    戈登懷疑的“看”著梅林:

    “你的組織專門管理這些古怪的事情嗎?”

    “當然。”

    梅林拿出自己的證件,對戈登晃了晃,他輕聲說:

    “國際性官方組織神盾局下屬的S.D.O.L.D.,專業處理超自然事務,了解一下?”8)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8.來世.決定-網游競技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美漫世界陰影軌跡》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驛路羈旅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极速赛车全国开奖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