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我命清風賒酒來 -> 書目 -> 156.已死之人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156.已死之人

    聽了自家大哥的話,裘二也知道此事既然攤牌,也就沒什么好說的了,更沒有什么退路。

    不過,那人生死不知,大可能是死了,現在他們也不怕了。

    當即,裘二揉了揉手腕,瞥了眼伊雪稠背上的甄晴,目光在她大腿上狠狠剮了一眼。

    “到時候,死了的這個,老子也不會放過。”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陰惻惻一笑。

    伊雪稠一口銀牙幾乎咬出血,她死死盯著對方,覺得這是從未有過的屈辱,尤其是她現在還背著甄晴,而眼前這個腌臜貨,還在開她惡心的葷話。

    “怎么,這就覺得不舒服了?”裘二伸手想去摸伊雪稠的臉,但手剛抬起,不知是忌憚什么,還是被對方的眼神嚇到,又縮了回去。

    “想殺了我?”他問。

    伊雪稠看著他,眼中殺意毫不掩飾,“今夜老娘要是不死,必殺你!”

    裘二大為惱怒,抬手就去抓她。

    “愚蠢!”裘老大拽他一把,呵斥道:“她渾身是毒,你也敢碰。”

    裘二連忙收手。

    不過一會兒,這是他第三次想伸手,最終都縮手。

    “付姑娘,就先從您開始吧。”裘老大看向付吟霜,說道:“您這兩位姐妹的死活,可就在您一念之間。”

    付吟霜咬唇,死死看著他,而對面的人,則只是冷笑。

    “大不了就是死。”伊雪稠說道。

    “就算是死了,咱們也能先快活快活。”裘二譏諷一笑。

    一旁,受傷靠墻的裘三也跟著在笑。

    但笑著笑著,他們就覺得不對了,因為除了他們兩人的笑聲外,竟還有第三個人的笑聲存在!

    裘二第一時間回頭去看自家大哥,可發現,對方也同樣是一臉驚駭,倉皇四顧。

    可當裘二和裘三不笑了,場間仍有笑聲未絕。

    這笑,滄桑、揶揄、古怪、令人心頭發毛,好似帶著詭譎而難以言喻的惡意。

    裘二猛地退后幾步,目光閃爍不定。

    便連付吟霜幾女,都是變了臉色。

    此人是誰?

    “什么人?”裘老大怒喝一聲,四顧道:“何方鼠輩藏頭藏尾,趕快給本大爺現身!”

    話落,場間的笑聲戛然而止,異常突兀,就這么陡然沒了聲音。

    陰溝水渠里刮來難聞的氣味,有些冷,卻不如眾人心頭的寒意重。

    裘老大喉間滾了滾,目光驚疑,自己對暗中那人所在毫無頭緒,更無察覺,不難想必是武功高強之輩。

    而對方久不現身,是敵非友的可能性也是最大。

    從聲音上判斷,對方該是年紀不小,但,城中還有這等高手嗎?

    裘老大心中捉摸不定,而場間,倒也因此,一時間詭異安靜下來。

    “是不是有人裝神弄鬼?”裘三語氣虛弱,低聲道。

    裘二皺眉,往四下黑暗里看了看,道:“難道是靳鷹?”

    裘老大聞言,也是一愣。

    東廠諸人里,還有一個靳鷹,此人原為后周羅網的人,聽說后來是被那人擒了,甘愿成了足下走狗。此前,在地下他們沒見著靳鷹,一時間倒是忘了,還有這么一個人在。

    裘老大點點頭,朝四下試探道:“莫非是靳鷹老弟在跟老哥哥開玩笑?”

    伊雪稠一聽,雙目也是一亮。

    靳鷹素日唯那人馬首是瞻,老實聽話的很,而且武功也不弱,若真是他來,雖不能打破此間僵局,但起碼,也能拖延一點時間。

    可付吟霜心思素來深沉,卻是想得更多。

    靳鷹是被那人以力強行折服,或者說是硬生生打服的,本是堂堂男子,卻成了一介閹人,他心里,會不恨嗎?

    平時也就罷了,就跟這嶺西三鬼一般,有那人在上頭壓著,不敢不從。可現在,誰能保證他不會生出異心?

    是以,付吟霜心底卻更是慌張。

    而裘老大自然也想到了這點,當即喊道:“靳兄弟,這幾個臭娘們兒平時可沒少支使咱們幾個,現在,正是該有仇報仇有怨報怨啊!”

    沒有人回應,就好似附近根本沒有人一般。

    方才的笑聲,好像是所有人聽錯了一樣。

    裘二猛地看向攙扶著付吟霜的米陌蕁,皺起了眉頭。

    米陌蕁被他冷不丁一看給嚇了一跳。

    “是你用的幻術?”裘老大也是反應過來,面色兇狠,更是直接走過來。

    米陌蕁連連搖頭。

    可裘老大自是不管,他不想再耽誤工夫了。

    而就在這時,一縷風聲驟然而過,好似有什么掀起一般。

    “等你多時了!”裘老大眼中精光一閃,直接朝一旁甩手打出。

    原來,剛才他恫嚇米陌蕁,以及看似要硬來全然是假裝的,就是做給暗處那人去看,借此讓對方露出馬腳。

    現在,對方竟然直接出手了,這自是讓裘老大覺得得逞。

    可他這一拳卻落在了空處,反而身后傳來一聲慘叫。

    裘老大連忙回頭,卻發現本是靠墻的裘三正軟軟地癱倒下去,在他的脖子上,有一道長長的血痕,正在呲血。

    裘老大一時竟是呆住了。

    趕尸一脈就是跟死人打交道,他當然見過不少死人,更是殺了不少人,可還沒見過,自家兄弟的死狀,以及他們的掙扎。

    裘三捂著喉嚨,但血卻從指縫里不斷溢出。

    裘二大叫一聲,連忙撲過去,伸手想要幫他捂著。

    但付吟霜卻看向了墻頭,目光驚然。

    一道黑影自墻頭跳下,像是蝙蝠,像是撲食的野狗。

    裘二根本來不及反應,便是裘老大,出手都慢了一步。

    一只干枯的手,好似包著老樹皮的木柴一般,直接刺穿了裘二的脖子,然后身影一閃,就這么把他腦袋摘了下來。

    無頭的人倒下去,血濺著,墻上地上。

    裘老大張著嘴,臉上眼里滿是驚駭,甚至都來不及悲傷。

    因為他看清了面前的人是誰,這籠罩在黑袍下的人,根本沒有掩飾他的真面目。

    消瘦而發青的面孔,蒼老中帶著陰狠,他的眼睛很毒,像是一只老鷲。

    “你你你...”裘老大有些不敢置信。

    便是付吟霜幾人,都忍不住退了退。

    眼前出現的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那本該死了的云閣昌!

    bq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156.已死之人-仙俠武俠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我命清風賒酒來》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我自聽花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极速赛车全国开奖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