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乘龍佳婿 -> 書目 -> 第五百二十四章 裂痕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第五百二十四章 裂痕

    張壽竟然認為那彩棉種子拿去種的話,沒有好結果?

    當離開秦園的時候,剛剛聽完了張琛那一長段解釋的張武,只覺得心里完全是亂糟糟的,甚至幾次都險些走錯路。不只是他,張陸也好不到哪去,一路上魂不守舍,要不是有護衛跟著提醒,他幾次都差點跑馬跑到溝里去。眼看京城在即,兄弟倆竟是不約而同地先后駐馬。

    “小武,你相信張琛說的話嗎?”

    張武驟然聽到張陸這直截了當的問題,他不禁呆了一呆,隨即竟是仔細想了一想,他才點點頭道:“相信。小先生沒道理騙我們,琛哥更沒道理騙我們。要知道,沒有他們,就沒有我們的今天。”

    張陸微微一愣,隨即就呵呵笑道:“我就知道你會是這么一個回答。你從小到大就是個感恩的人,就你家嫡母那種高高在上的,只要稍稍對你好一點,你就立刻感恩戴德,更何況是張琛和……小先生?不過也是,他們一個將來必定繼承秦國公爵位,一個是趙國公府的乘龍佳婿,自然不會見錢眼開。”

    他有意加重了見錢眼開四個字的語氣,可卻只看到張武在那點頭贊同,似乎根本沒聽到他的弦外之音,他頓時又有些氣餒,足足好一會兒方才重振旗鼓。

    “小武,小先生雖說出身鄉間,懂一點農科,可他也不是很懂種棉花,否則也不會讓人去試種那海外的品種,你說對不對?”

    見張武片刻猶疑之后,輕輕點了點頭,張陸就正色說道:“那棕色的棉花是我們親自去田間看過,然后又親自看人采收,就連種子也是我們給了那農人一筆錢,親自帶人去采集,然后全都帶上京城的。這種子怎么可能有問題?”

    張武張了張嘴,有心反駁張陸這說法,可他是豪門庶子,又不是農人家的窮兒子,哪怕這次到邢臺親自下過地,可對于種地這檔子事那還真的不太懂。

    因此,他躊躇了好一會兒,最終不太確定地說:“也許就和張琛之前對我們說的什么提純退化復壯什么的一樣,種棉花中間有很多講究,所以單純收了種子再去種,那樣不行?”

    “呵呵。”張陸再次笑了兩聲,卻是不愿意再說了。再說的話,就算他從小和張武好得猶如嫡親兄弟,那也說不定會招致對方的懷疑。他輕輕抖了抖韁繩,這才聳了聳肩:“反正事到如今,再說這些已經都沒用了,種子不管是被偷還是被燒,一粒都沒剩下來。”

    “是啊,琛哥還說本來打算找個法子高價賣出去一點,又或者用其他法子撈一票,結果卻被人鉆空子用了這么一招絕戶計。”張武無奈地搖了搖頭,但很快又振奮了起來,“但琛哥把那新式織機的圖紙給了我們,還授意我們去和蘇州華四爺談,也算抵得過了。”

    張陸已經懶得嘲諷張武這小富即安的心思了。新式織機在滄州和邢臺都已經有了眾多用戶,怎么可能瞞得住?更何況紡機的圖紙是張壽獻給皇帝的,這織機的圖紙……焉知張壽不會像當初敲詐大皇子一筆一樣,敲華四爺一筆然后再去獻給朝廷?

    到頭來他們說不定不但白忙活一場,然后還要因為坑了華四爺一把而背黑鍋。

    然而,他什么都沒說,只是輕輕點了點頭道:“嗯,你說的是。”

    午后時分,人在九章堂的張壽就從匆匆跑來通風報信的陸三郎那里,得到了秦園進飛賊又疑似遭縱火的消息。面對氣急敗壞程度和張琛在人前反應有得一拼的陸三郎,他竟是反過來還安慰了小胖子幾句,然后才催了人去好好籌備即將到來的決賽,別亂管閑事。

    可當他一頓午飯之后,若無其事地開始了下午的課程時,第二堂課一開始,他卻又發現風風火火的朱瑩到了大門口,正一臉急切地往里瞧。雖說按照嚴肅的課堂紀律,他應該當成沒瞧見,可他就算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本領,那也不是為朱瑩練的。

    因此,他干脆隨手在黑板上瀟灑寫下了一道題,布置眾人隨堂開練,這才拍拍手信步來到了門口。見朱瑩張嘴就要說話,他就指了指堂中正在專心致志解題的眾人一眼,隨即將一根食指放在嘴上做了個噤聲的姿勢,這才招招手示意朱瑩跟自己到前頭空地說話。

    到了九章堂前空地,朱瑩立刻急切地叫道:“阿壽……”

    沒等朱瑩說出下一句,張壽就笑道:“如果你要說秦園的事,我都知道了!陸小胖子腿短卻腿快,他已經來過了。你不用擔心,那種子沒什么要緊。不管是燒了還是偷了,也就那么一回事。相比老咸魚從海外捎帶回來的那些種子,這所謂的彩棉祥瑞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朱瑩早就想好要安慰張壽的話頓時全都堵在了嘴邊。她目瞪口呆地看著張壽,好半晌才難以置信地問道:“你這是說真的,不是安慰我?”

    “我安慰你干嘛?要真的很珍貴很重要,不應該是我欲哭無淚,然后你千方百計安慰我嗎?”張壽說著就笑了起來,繼而便青松地眨了眨眼,“相比這一樁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更想知道,你爹那事兒怎么說?”

    不說這個還好,一說此事,朱瑩頓時滿肚子火,當即怒道:“還能怎么說,全都是皇上干的,他簡直太坑人了!”

    這坑人兩個字才剛出口,朱瑩就突然瞥見不遠處露出了一張熟悉的黑臉。認出是徐黑逹,她一想到今天來這兒就是為了通知張壽,如今張壽已知情,她卻不想和這個有名的黑臉家伙打交道,當即沒好氣地說:“你想知道的這事,我一會對阿六說,讓他轉告你,我先走了!”

    見朱瑩說著立刻轉身就走,一點拖泥帶水都沒有,想起陸三郎也和她一樣,一見徐黑子就繞道走,張壽頓時莞爾。然而,他和徐黑逹那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此時朱瑩已走,他也無意在上課期間與人寒暄,等轉身回到九章堂之后,就打算順便查看一下眾人的解題狀況。

    然而,他才路過坐在最后頭的四皇子,一看那張紙上涂涂抹抹的痕跡,當即就站住了,目光在人使勁咬著的筆桿上掃了掃,他就絲毫沒有驚動這個小家伙,繼續悄然往前走。等看過好幾個人的解題過程,他就站在了三皇子身后。

    就只見這個小家伙正專心致志地往下推算,筆跡工整,但最重要的是,那思路一條一條極其清晰,格式和他教的一模一樣。他還記得,即便是自己,當初在剛接觸到幾何這個陌生領域的時候,雖然解題思路依舊明晰,奈何對證明題那種嚴謹的格式卻很不習慣。

    他尤其最討厭的就是在初學幾何時,老師一再要求在后頭括號里寫上的定理名稱。

    而現在,看著只有自己當時年紀一半多大小,可證明題卻一絲不茍的三皇子,張壽忍不住在心里嘆息了一聲。嚴守規矩的人也許未必能夠成大器,但嚴守規矩再加上極有條理,那么這個人成大事的幾率,就會比一般人強得多。

    如果再加上極強的專注,卓絕的天賦,難得的勤奮……這樣的孩子不成大器,那就簡直沒天理了!

    他駐足觀看了好一會兒,最終一樣悄然離開,隨即又在其他人身后也站了一會兒,尤其是看了看齋長紀九的解題思路,最后才回到了講臺前。當他掐著時間宣布暫停之后,就笑呵呵地問道:“做出來的人請舉手,讓我看看有多少人已經做出來了?”

    隨著他這話,參差不齊地舉起了一只只手,大概只占了全班人數的三分之一。然而,張壽卻注意到,除卻三皇子和紀九,以及幾個原本就在數日之內展現出極強學習能力和天賦的,舉手的眾人之中,赫然還有四皇子。

    然而,他卻仿佛沒看到那個小家伙,笑呵呵地說:“很好,接下來,我給大家演示一下解法。順便提一句,這道題有四種證明方法。”

    四皇子見張壽瞥過來那一眼時,緊張得呼吸都差點摒止了,然而,當張壽真的把目光移過去,仿佛完全沒有搭理他的意思時,他卻又生出了一種說不出的委屈。于是,張壽寫了一種又一種解法,他眼睛在看,但心思卻完全不在這上頭,直到……

    直到張壽又招呼了他上去擦黑板!如果不是還有一個五大三粗的學生和他搭伴,四皇子簡直不知道此時此刻渾渾噩噩的自己會出怎樣的差錯。明明沒有解出題目,他卻故意舉起了手,只為了想知道張壽會不會拆穿他,然后會不會疾言厲色地訓斥他,可最終什么都沒有。

    他就這么擦完一小塊黑板,然后心不在焉地回到了座位,然后神游天外地捱到了這第二堂課結束,紙上固然寫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符號,可那完全不是任何筆記。

    當他覺察到有人在拍自己的肩膀,抬頭一看是三皇子的時候,他再一看張壽依舊在和紀九說話,他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霍然站起身就要上前,可下一刻,他卻覺得自己被人拖住了。扭頭看到是滿臉堅定的三皇子,他只覺得口干舌燥,竟不知道該說什么。

    雖然自己坐在前面,四皇子坐在后面,專心致志上課的時候也不可能回頭,但三皇子還是從某些偶爾分心旁顧的同學提醒下,得知了四皇子上課時的情形。見四皇子不說答應也不說不答應,就是站在那不走,他就干脆一把抓住人的手腕往外拽:“四弟,跟我回宮!”

    當把四皇子拉出了九章堂之后,見人一副不情愿到極點的樣子,他就甩開手訓斥道:“四弟,你是自己要來的,現在卻又這幅樣子,傳言出去別人會怎么說你?”

    “老師都不愿意說我,我還怕什么別人說我!”四皇子冷哼一聲,滿面羞怒地說,“反正在他眼里我也不算是他的學生,只有三哥你才是他的學生!”

    三皇子登時又驚又怒,等看到四皇子那既倔強又委屈的樣子,他到了嘴邊的訓斥不禁又吞了回去,干脆上去一把揪住人的領子直接往外拖。他大多數時候都內向靦腆,此時突然這么個樣子,別說四皇子被嚇住了,就連看到的其他人也都被嚇住了。

    須臾,就有人沖進了九章堂去找張壽。而得知是這么一回事,張壽頓時笑了起來:“三皇子平時都太一本正經了,難得會拿出當兄長的氣勢來管教弟弟。兄弟齊心,其利斷金,你們不用擔心,他們兄弟倆好著呢!”

    張壽都這么說,縱使紀九等人心中擔憂,但也只能姑且放下那對尊貴的兄弟不管。而外頭那秦園進了飛賊且遭人縱火的消息,雖說陸三郎跑過來和張壽通風報信了,他們卻還來不及得知,此時既然張壽宣布下課了,眾人也就三三兩兩收拾了東西各回各家。

    而交游廣闊的紀九還沒出國子監,就已經從半山堂的昔日狐朋狗友那邊得知了這件事,本待折返回來,可想想中午陸三郎來過,下午第二堂課時,他注意到到張壽出去和朱瑩說話了,按理早已知道,不用他多事,他就又停下了步子。

    可當他猶豫片刻,出了國子監大門時,卻只見一個年輕小廝迎上前來:“紀九公子,我家公子說,回京這么久也沒會過友人,請您過去喝杯酒。”

    下了課,張壽在國子監博士廳里稍事停留,注意到那些博士之類的學官看自己的眼神頗有些微妙,但卻沒有一個人上來問東問西,他不禁心中哂然。雖說按理都是同僚,但因為他一年多時間里一再升官,品級直追周祭酒和羅司業,所以越發被人孤立了起來。

    不過他反正也不在乎這國子監中錯綜復雜的人際關系,整理了一下今天點名收上來的幾個學生的作業——畢竟再多他也沒時間親自看,只能這樣輪流看幾個人的——隨即就起身離開了。剛一出博士廳,門簾才一落下,他就聽到里頭爆發了一陣議論。

    他也懶得聽別人在背后都說自己什么,快步出門和阿六匯合之后,就直接吩咐回張園。在路上,阿六將朱瑩告知的今日進宮情形一一轉述,而張壽聽到皇帝那用意時,簡直覺得無語。可緊跟著,阿六卻又說出了另外一件事。

    “瘋子剛剛來過,他對說,秦園里的內鬼不一般,因為庫房中澆了火油的地方很不均勻。存放種子的地方燒成了焦炭,存放糧食和南北貨的地方,卻明顯只象征性澆了一丁點火油,還剩下了不少殘渣。”8)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第五百二十四章 裂痕-歷史軍事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乘龍佳婿》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府天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极速赛车全国开奖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