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武仙傳承系統 -> 書目 -> 第642章 算計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第642章 算計

    “真的?”

    南宮宇也是個酒鬼,聞言立刻欣喜的接過美酒,這時,南宮茹皺眉問道:“你腰間那個可是空間袋?”

    南宮宇目瞪口呆:“空間袋?徒弟,你居然連空間袋都有?那可是堪比圣物的寶貝啊!”

    “師父,你徒弟我什么都不多,就是寶貝多!師姐,這句話可不是吹牛啊!”

    張云昊嘻嘻一笑,從空間袋中拿出大量美酒孝敬南宮宇,南宮宇頓時樂開了花!

    南宮茹問道:“你這空間袋是從何得來?是否與登天宴有關?”

    張云昊說道:“從天星那搶來的,不是贓物,可以正大光明使用!”

    “這還不叫贓物啊?”南宮宇吐槽道。

    南宮茹點了點頭,說道:“的確不是贓物,天星想害死登天宴里的所有人,她的死是罪有應得,”

    “罪有應得?”

    南宮宇翻了個白眼,說道:“你這話要傳出去,所有人都會說你是作死女捕頭!”

    張云昊笑道:“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嘛,作死小霸王的師姐,當然要是作死女捕頭!”

    南宮茹冷冷說道:“對就是對,錯就是錯,與地位和實力沒有關系!”

    “你啊,都天人了還不知道變通?”

    南宮宇頭疼,即使是他這樣的豪俠,都知道妥協,但南宮茹卻從來不會,因為她是南宮茹,斬惡刀傳人南宮茹!

    “不說那些,師姐,你有天兵了嗎?沒有的話,師弟我送你一把!”

    張云昊說道,今時今日,他已經可以送人天兵了,當然,僅限親人,對他來說,師姐和師父就是親人!

    南宮宇目瞪口呆:“我說,徒弟,你現在究竟有多富啊?靈酒管夠,連天兵都能送人?”

    “非常非常非常富裕,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洗臉的盆子都是天兵!”

    張云昊一臉笑容的說道:“沒辦法,我這人就是能斂財,想窮都窮不了!”

    南宮宇眼睛發亮,正要說什么,南宮茹冷冷說道:“不需要,我有天兵,南宮家世代傳承的斬惡刀!”

    一邊說著,南宮茹一邊舉起手里的黑刀,那就是天兵斬惡刀,據說以前是圣兵,但因為某些緣故,掉落成天兵!

    另外,斬惡刀之所以是黑的,是因為殺了太多惡人!

    “斬惡刀居然是由你來繼承?”

    張云昊愕然,斬惡刀是南宮家的信物,一般由族長和繼承人掌管!

    南宮家可沒出過女的繼承人!

    南宮茹傲然道:“除了我,還有誰有資格繼承斬惡刀?”

    張云昊一臉好奇的朝南宮宇問道:“師父,師姐這是不是在自吹自擂?”

    南宮宇一本正經的道:“胡說,你師姐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自吹自擂?就算她真的自吹自擂,我們也不能說!”

    南宮茹冷聲道:“無聊!”

    張云昊和南宮宇同時大笑,南宮宇拍了拍張云昊的肩膀,問道:“徒弟,真不來朝廷?陛下可是準備招你當駙馬!”

    聽南宮宇提起正事,張云昊肅然道:“我認可朝廷的理念,但我不認可皇室,他們沒資格讓我效忠!”

    南宮宇和南宮茹同時不解:“為什么?”

    張云昊沉默了一下,搖頭道:“不能說!”

    張云昊并不是不信任南宮宇和南宮茹,但有些事,真的不能說!

    南宮茹冷聲說道:“師弟,真的不能說?你應該了解我是什么立場!”

    南宮茹是鐵桿保皇派,這就是她之前劈張云昊一刀的原因所在。

    “不能說就是不能說,不過,另外一件事我倒可以說!”

    張云昊轉移了話題:“師父,師姐,你們知道我為什么修煉的這么快嗎?”

    南宮宇愕然問道:“不是因為我這個師父教的好嗎?”

    張云昊和南宮宇同時目視南宮宇,南宮宇舉手投降道:“當我沒說!”

    “是因為我背后有一位武圣!”

    張云昊緩緩說道:“這位武圣附在一把長劍上,給了我許多教導,所以我才能有如此成就!”

    “武圣?你居然有個武圣當老師?”

    南宮宇和南宮茹同時愕然,南宮宇更是道:“徒弟,有好東西可不能獨享啊,師父我也想讓武圣教導一下!”

    張云昊苦笑道:“師父,他只教導我,不教導別人!”

    南宮茹詢問道:“教導你的是哪位武圣?”

    張云昊說道:“他沒告訴我,事實上,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因為他抹去了自己的記憶。”

    南宮茹不解:“他為什么要這樣做?”

    南宮宇推測道:“應該是不想別人發現他!武圣行事,總是高深莫測!”

    南宮茹想到什么,朝張云昊問道:“師弟,那位武圣是不是跟你說過什么?”

    張云昊沉默一會,說道:“是說過點什么,但我不能說,總之,武仙皇室不值得我效忠,在我看來,他們和魔門沒有任何區別!”

    南宮宇和南宮茹同時皺眉,跟魔門沒有任何區別,這個說法可是極其嚴重!

    南宮茹冷聲說道:“師弟,皇室的確有一些污點,但沒你說的那種嚴重,更重要的是,想拯救世界,只能依靠皇室和朝廷!”

    “靠他們拯救世界?他們不毀滅世界就不錯了!”

    張云昊冷哼,真正能拯救世界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他,小霸王張云昊!

    南宮宇皺眉問道:“你說什么?”

    張云昊沒有多說:“我沒說什么,總之,我和皇室不是一路人!”

    “那我們和你也不是一路人,小霸王,你可以離開了!”

    南宮茹冷冷說道:“以后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張云昊無奈的說道:“師姐,沒必要這樣吧?你可是看著我長大的!”

    “誰看著你長大?我沒那么老!”

    南宮茹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再無之前的強硬,這個師弟,果然是沒臉沒皮!

    南宮宇突然嘆了一口氣,說道:“徒弟,我們立場不同,將來說不定會刀兵相見,既然如此,還不如一開始就劃分好界限,這樣對大家都好!”

    “這……”

    張云昊倍感為難,他心中一動,或許可以將他們帶到武王世界!

    南宮宇和南宮茹都充滿正義感,他們若是知道修羅之事,肯定會站在張云昊這邊!

    “以后再看吧!”

    張云昊嘆了一口氣,說道:“師父,師姐,我是你們的徒弟,師弟,這點永遠不會改變!”

    “我也沒想改,沒你這個好徒弟,我以后怎么吹牛?再說,這么多美酒,我可不打算還給你!”

    南宮宇笑道:“不過,我們終究不是一路人,以后還是少接觸比較好。”

    “終有一天,你們會明白我的!師父,師姐,我走了!”

    張云昊沒有多說,朝南宮宇和南宮茹行禮之后,轉身離開!

    終有一天,他們會明白,真正能拯救世界的,只有他張云昊!而這一天,絕不會遠!

    望著張云昊離去的背影,南宮茹和南宮宇同時搖了搖頭,南宮宇在心中嘆道:“希望沒有刀兵相見的那天吧!”

    ……

    離開師父后,張云昊略顯失神的返回自己的院子,不時有天人對他指指點點,現在的他,真跟珍奇異獸沒什么兩樣!

    當張云昊來到一片小樹林,突然,旁邊的大樹中浮出一道人影,一劍筆直的刺向他心口!

    這一劍,沒有多大的動靜,卻快到極致,猶如黑色的閃電,連虛空都被其刺穿!

    剛剛還失神的張云昊猛的轉頭,以雙指夾住襲來的長劍,而后朝著刺客猙獰一笑,滿嘴的白牙:“你以為,我真的失神了嗎?”

    以張云昊的心性,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失神?一切,不過是為了引出刺客罷了!

    刺客一驚,當即就要爆發長劍上的元我之力,就在這時,張云昊雙目一瞪,刺客劍上的元我之力全部乖乖的趴在那里不動——它們被張云昊的最強真意震懾到了!

    緊接著,張云昊雙指齊震,一股浩瀚的力量順著長劍襲向刺客,刺客雖然第一時間松手,但還是晚了,整個人倒飛出去,在天空中不停吐血!

    沒等張云昊追擊,一道人影憑空出現在他身后,一張手,密密麻麻的暗器如雨點般襲來!

    張云昊心念一動,圣猿法相憑空出現,朝著襲來的暗器發出一聲震撼天地的怒吼,所有暗器全部在空中轟然爆開!

    就在這時,張云昊突然面色一變,仿佛發生了什么事一般!

    “成功了,針已經進入他的身體,我們走!”

    兩個刺客見到計劃順利完成,立刻藏入陰影之中消失不見。

    “偷襲完就走?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張云昊冷哼一聲,法相直接瞬移到一處陰影,而后拳頭如雨點般落下,每一拳都打的虛空一陣震動!

    “他怎么知道我藏在這?”

    隱藏在陰影里的刺客不得不現出真身,他沒敢抵擋張云昊的進攻,直接施展秘法,化成九道虛影朝著遠處疾射而去!

    這里是天人居,刺客不敢多呆,而且,他之前受傷了!

    “我說了,你逃不掉!”

    張云昊拳頭一捏,虛空中陡然出現出九個巨大的拳頭,狠狠砸向逃跑的九道拳影!

    轟,九道虛影當場被打爆,不過,刺客并沒有死,他的聲音從遠處遠遠傳來:“張云昊,你好樣的,我們沒完!”

    “當然沒完,你以為,你能逃的出我的手心?”

    張云昊暗暗冷哼,對方之所以能逃走,不過是因為他想放長線釣大魚——那個刺客已經被他種下了印記,他隨時可以找到對方!

    “該死!”

    表面上,張云昊卻是恨恨的大罵一聲,而后,他收起法相,快速返回自己的院子!

    張云昊剛離開,幾位天人就冒了出來,其中一位嘖嘖贊道:“這小霸王還真不是浪得虛名啊,被兩個刺客聯手偷襲,居然還毫發無損,甚至把其中一個打成重傷!”

    另一天人也點頭:“的確是非同凡響,要知道,他才剛突破天人!”

    “再非同凡響又如何?他這么囂張,遲早死于非命!”

    有一位天人不屑說道,他對張云昊的囂張可是相當不滿!

    “很有可能,誰讓他那么作死呢?”

    有人笑道:“不過話說回來,偷襲張云昊的是誰?”

    “這里可是天人居,你說偷襲張云昊的會是誰?”

    有人冷笑,眾人轉頭,發現說話的是冷眼天人,頓時恍然——以朝廷和天機圣地的關系,他說出這樣的話再正常不過!

    “冷眼天人,你不要胡說八道!”

    五指天人帶人匆匆趕來,他朝諸位天人道:“諸位,我們一定會查出真相,給大家一個交待!”

    “是該好好查查了,這里可是天人居,天機圣地的待客之所!”

    南宮宇冷聲說道,他心頭滿是怒火,居然敢偷襲他徒弟,真是找死!

    “放心,我五指天人向你們保證,這種事絕不會發生第二次!”

    五指天人冷聲說道,目光銳利如鷹,令人望而生畏!

    眾人都知道,這是五指天人的警告,如果再有人敢在天人居鬧事,他絕不會客氣!

    “那就好!”

    南宮宇哼了一聲,轉身離去,其他天人也紛紛散開,只留下五指天人他們在那偵查!

    ……

    院子里,星辰公子迫不及待的朝飛翼天人問道:“怎么樣,成功了嗎?”

    飛翼天人笑道:“成功了,生死間刺客,沒有讓我們失望,不枉我們花了那么多錢!”

    星辰公子說道:“也就是說,張云昊中了我們的暗器?”

    “嗯,所有的偷襲,都是為了那個暗器準備的!”

    飛翼天人點了點頭,說道:“話說回來,那個張云昊真的很強,兩個生死間刺客聯手,都被他打的一傷一逃!”

    星辰公子愕然:“他居然這么強?”

    飛翼天人點頭道:“沒錯,還好我們花了雙倍的錢,請了兩個刺客,否則,這一次肯定會失敗!”

    “哼,他再厲害又如何?中了那個暗器,生死盡由我掌控!”

    星辰公子哼了一聲,說道:“過兩天,我會在大庭廣眾之下打敗他,殺了他,到時,所有人都會知道,我才是最強的!”

    “星辰公子,你當然是最強的,這個時代屬于我們古人,不屬于他們今人!”

    飛翼天人對星辰公子十分有自信,因為張云昊已經中招!

    星辰公子哈哈大笑,說不出的得意:“那是當然!”

    ……

    院內,張云昊悠閑的吃著冰淇淋,一點都沒受之前的影響,反而紫月天人十分緊張:“小霸王,你身上有沒有什么不妥?”

    “我身上能有什么不妥?”

    張云昊看了紫月天人一眼,訝然問道:“我很好,我非常好,當然,你要是愿意幫我按幾下,我會更好!”8)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第642章 算計-仙俠武俠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武仙傳承系統》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范氏之魂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极速赛车全国开奖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