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無恥術士 -> 書目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你也是羅恩的粉絲?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你也是羅恩的粉絲?

    瞭望者要塞,領主府邸,魔法監獄。

    囚籠里的男人依然保持著癡癡傻傻的姿態,有口水落下嘴角卻不自知。他半癱著躺在墻角,四周圍明亮的魔法蠟燭照的他眼睛生疼,豎瞳不斷收縮,最終只能瞇起眼睛。

    在這里,時間似乎失去了概念。

    光明籠罩一切,連一角陰影都成了奢望。

    艾略特換了一個姿勢,縮的更緊了。

    突然間,他仿佛意識到了什么似的,抬起了頭。

    冰冷的囚籠外,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身影模糊的男人。

    他看著艾略特,艾略特表情木然。

    “腦子受傷了嗎?”男人嘀咕了一句:“真沒想到這么一個好材料就這么廢了。”

    艾略特直勾勾地看著他,在恐懼符文的作用下,他確實失去了大部分的判斷能力。

    但在此時,他強烈的本能催促著他做出了反應。

    他快速爬到囚籠邊緣,抓著柵欄,非常渴求地看著那個男人。

    男人低低笑了笑,似是有些驚喜:

    “都變成半個白癡了,還能認出我來?血脈游俠的底子還是好啊。”

    “可惜了……”

    他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打量著四周圍,身體卻一直在瘋狂顫抖,以至于模糊二字都無法形容他的形態了。

    如果徐楠在這里,一定會察覺到他的異常——他明明就站在那里,但似乎又根本不存在。

    事實上,也只有這種狀態,才能讓他短暫地出現在伊芙琳的魔法監獄里,而不被冰風領的那些強者發現。

    他就是暗影界九色之一,傳奇游蕩者,綠光!

    綠光此時確實已經潛入了主物質界,但他的身體正在主物質界和暗影界不斷來回往返,利用這種漏洞,他才能找機會過來看看失手的艾略特。

    結果讓他有些驚奇。

    艾略特明顯是中招了——這他早有預料,但變成這個樣子實在是有些超出了他的預料。

    “伊芙琳應該沒這本事……難道是被奎爾拉斯發現了?”

    “嗯,這鬼樣子確實像是被神術洗腦之后的產物……不過也不太合理,奎爾拉斯那時候……嗯,時間不對。”

    “難道是其他人?”

    綠光更加好奇了。

    艾略特是在他的指使下試圖接近伊芙琳的,結果這一環直接被某人斬斷,逼得他不得不連續采取了一連串的補救措施,才讓事情回歸了正規。

    但他仍然很在意對那個艾略特下手的人。

    “或許是那個小城宋?”他的情報相當靈通,很快便推理出了可疑的人選。

    看著一臉白癡樣卻仍然充滿求生欲的艾略特,綠光猶豫了一下,便做出了決定。

    他本來是想過來順手調查一下抓住艾略特的那個人的,現在看來沒有什么結果,而艾略特嘴里的秘密肯定也沒把握住。按照正常處理方式,殺死艾略特才是綠光最應該做的。

    不過現在,他改變了主意。

    艾略特雖然廢物,但廢物也是可以利用一下的。

    “我可以救你出來,也可以給你一次重生的機會。”綠光笑瞇瞇地說道:“但這要看你自己有多大的勇氣和覺悟了。”

    “你還記得那個敵人嘛?你能找到他嗎?”

    艾略特的臉上浮現出痛苦的表情,他下意識地搖了搖頭,忽而又瘋了似的拍打著囚籠的柵欄,發出暴躁的低吼聲,宛如野獸。

    他在瘋狂點頭。

    綠光滿意地打開囚籠,手里一晃,便多了一瓶紫色的藥劑。

    【血仇藥劑】。

    這種藥水可以在極大程度上激發生靈的血脈力量和生命力,增強服用者在二十四小時內的戰斗力。至于副作用嘛……

    反正艾略特也不需要二十四小時以后的時間了。

    綠光愉快地把藥水灌在了艾略特的嘴巴里,后者看上去有些抗拒,但最終還是咕嚕咕嚕地將所有的藥水咽了下去。

    片刻之后,他的身體緩緩地發生畸變——他的豎瞳變得無比明晰,而左邊的眼球也開始擴大,最終膨脹的超出了眼眶,大半個充斥著血絲的眼球裸露在了外面,看上去頗為可怕。

    他的大半身體開始生長出細密的鱗片,伴隨著痛苦的哀嚎聲,他的尾椎骨發出密密麻麻的骨頭碎裂的聲音——沒多久,一條半米長的壁虎尾巴生長了出來,上面還黏著綠色的液體。

    艾略特的身體近半完成了異化,變成了半人半壁虎的怪物!

    “敵人!敵人!敵人!”

    他嘴里念念有詞,腦子看上去仍然很不清醒,本能戰勝了理智。

    “還真能找到啊?”

    綠光挑了挑眉毛,覺得這一瓶血仇藥水沒白浪費。

    他推測了一下,如果是奎爾拉斯的人,或者和奎爾拉斯一道的,現在肯定是一同進入了霜冬墓穴的。

    “暗影之門也快好了吧。”

    “這群廢柴!”

    綠光有些百無聊賴地咒罵了幾句,片刻之后,在艾略特有些無法自制的喘息聲里,一扇只能容納單人進入的、黑黢黢的傳送門在他面前展開。

    “滾進去!”綠光催了一句。艾略特毫不猶豫地跳入了傳送門中。

    而綠光自己,則是稍稍整理了一下衣帶,然后徹底顯形,施施然走入了傳送門里。

    那一瞬間,整個魔法監獄終于警報聲大作。

    半分鐘后,當伊芙琳的身影出現在監獄里的時候,綠光和艾略特已經不知所蹤。

    只剩下一地的狼藉,還有一個被打開的囚籠。

    伊芙琳眉頭緊皺,臉色看上去非常糟糕。

    “傳奇游蕩者……真的是綠光?”

    “真是多事之秋呢。”

    “也不知道徐楠他們怎么樣了……”

    她有些頭疼地開始處理善后事宜。能從她的魔法監獄里神不知鬼不覺救走人的,除了傳奇游蕩者沒別人了。如果綠光真的想復仇的話,那么自己以后真的是要睡不好覺了。

    想到這里,她不由嘆了一口氣。

    而那只抓著一張不起眼的紙條的手,顫抖的更厲害了。

    ……

    霜巨人寢宮。

    當綠光好整以暇地走進去的時候,異化的艾略特卻已經跑遠了。

    他看上去是通過某種手段,鎖定了敵人的位置,第一時間就沖過去試圖進行報復。

    綠光也懶得理他,帶來艾略特只不過是順手之事,還有正事等著他呢。

    負責率先進入此地搭建暗影之門的是他的兩名直系弟子,見綠光順利進入,便開始收拾殘局——這些暗影界的寶石都非常珍貴,必須反復利用才行。

    “報告老師!”

    “【七分之一】小組已經抵達了霜巨人靈柩附近,和奎爾拉斯發生了一些沖突,那邊的情況稍稍有些復雜,來了很多寶藏獵人!”

    “霜巨人的寢宮好像出了些意外,情報中記錄的怪物都消失了,只有外圍的實驗區出現過一些不算太棘手的敵人。”

    一名看上去還算機靈的年輕人快速地匯報著。

    綠光點了點頭,還沒等他開口,一陣陣清脆的腳步聲便從對面的小道上傳來。

    綠光瞇了瞇眼睛。

    “不著急去找【帝隕】?”

    他對來人說。

    高跟鞋腳步聲戛然而止,對方停留在陰影中,似乎沒有露面的打算:

    “帝隕我志在必得,我只不過很好奇,你慢慢悠悠地在做什么?這可和你的風格不太相符。”

    血橙的聲音飄忽不定,帶著一絲戲謔。

    除了綠光之外,其余兩名年輕的游蕩者根本不敢抬頭,暗影界九色級別的大佬,不是他們可以注視的。

    “那你都看到了什么?”綠光的反應很平靜。

    “我看到你玩弄了一個可憐人。”血橙不屑道:“你該不會真的指望一個異化的血脈游俠能替你出一口惡氣吧?”

    “純粹是無聊而已。”綠光呵呵笑道:“你也不覺得一個異世界的小女孩,可以替你找到帝隕么?”

    血橙沒有說話。陰影仍然停留在那里。

    那兩名游蕩者如臨大敵,額頭冒汗。

    過了一會兒,綠光開口道:“她走了。”

    兩人忽的松了一口氣,差點沒癱軟下去。

    “這神經質的婆娘,不好好地去找帝隕,有事兒沒事兒就愛偷窺我和我作對……”

    綠光碎碎念道:“你們說,她是不是暗戀我?”

    “被一個上了年紀的女盜賊覬覦,真是一個帥哥最頭疼的事情啊。”

    兩人面面相覷,機靈的那個反應快些,立馬說:

    “血橙大人確實特別關注閣下。”

    “哪怕地位卑微如屬下,也感覺到了。”

    “女人嘛,都一樣,一樣的。”

    綠光滿意一笑。

    “走吧,去看看帝隕。”

    他看上去心情不錯,仿佛在逛街似的。

    機靈的刺客遲疑道:“可是奎爾拉斯那邊,霜巨人的寶藏……”

    綠光無聊地伸了個懶腰:

    “隨緣咯。”

    “運氣好的話,什么都會有的。”

    他眨了眨眼睛。

    小道里的陰影才緩緩消失。

    ……

    霜巨人寢宮石板下的水域冰冷無比,疑似是休眠之湖的延續。

    幸好魔毯自帶防水功能,水下飛行雖然速度不快,總歸比游泳速度強了很多。

    徐楠和風衣男一前一后,遁入水中,在水中潛行了足足有數十分鐘。

    徐楠后面,也有一些膽子大的憋著氣跟了過來,但沒多久就跟丟了。

    要么就是被休眠之湖的湖水硬生生給凍傷了,要么就是憋氣不足——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徐楠這么完備的水下呼吸煉金套裝的。

    風衣男的游泳速度不算太快,但勝在穩健,入水之后,他的風衣便自動演化出了兩只腳蹼來,不斷拍打著四周,增加前進速度。

    他顯然也注意到了徐楠,但沒有多做干涉,只是默默地前進著。

    又過了十分鐘左右。

    水域已經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的光輝,徐楠找不到前進的道路,干脆使用超靈視界鎖定了風衣男一路尾隨。

    片刻之后,他們似乎抵達了這片水域的底部。

    風衣男開始在底部摸索了一陣,最終找到了一個黑黢黢的入口,快速進入。

    徐楠沒啥好說的,直接跟進。

    擠過黑暗的甬道,前方的水壓明顯降低,上方出現暗淡的光輝。

    沒多久,他們就沖破了水面,來到了一個狹窄的洞**部。

    魔毯徐徐升起,邊緣自動抖動,防水系統開始二次工作。稀稀落落的水柱被緩緩擠出。

    徐楠則是好奇地打量著這附近。

    這是一個非常狹小的洞穴,連接著一條小路。

    “同行?”

    水潭旁,風衣男的態度看上去蠻中立的,他一邊在擰帽子,一邊在打量著徐楠。

    徐楠愣了一下,含糊不清地回答了一個“嗯”。

    “你的老師是誰?我沒見過你。”

    風衣男揉了揉脖子,然后開始搓手,看來他的身體并非完全沒有受到水域極寒的影響。

    “老師?嗯……我自學成才。”

    徐楠也不知道怎么和對方解釋,你特么闖進了我老祖宗的墓穴里這種事情。

    只能有一句說一句。

    “自學成才?”風衣男顯然有些驚訝和不信。

    “那你運氣可真不錯,盜墓賊這一行想要自學成才,非得死里逃生過好幾次吧?”

    盜墓賊……

    徐楠一個激靈,這廝長得眉清目秀實力不錯的樣子,居然是盜墓賊?

    難怪對自己沒什么敵意的樣子,看來并不是以戰斗為專長的職業。

    風衣男很敏銳,他注意到了徐楠的表情,眉頭一皺:

    “難道說你不是我們這行的?”

    “那你知道這里是誰的墓室嗎?”

    徐楠點頭:

    “羅恩。我是他的……”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看見對方一臉驚喜地跳起來,順手就打斷了徐楠的話:

    “你也是羅恩的粉絲?”

    “我的天吶,這太難得了,老實說,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遇到和自己志同道合的家伙。”

    “盜墓之王的名號很多人都知道,但哪怕是同行,大部分人都痛恨他,覺得他壞了規矩;但我不這么覺得,他覺得他真的是非常的酷!”

    “我是本.富蘭克,很高興認識你!”

    本.富蘭克的熱情讓徐楠有點懵逼。

    好半天,才猶豫了一下,伸出手和對方勉強握了一下:

    “你可以叫我蘇。”

    本的手很冰。

    老實說,在這么一個狹窄的墓室,和一個自稱是羅恩的粉絲的家伙一起談笑風生,情況確實有些詭異。

    “那些蠢貨只知道這里是霜巨人的墓穴,卻不知道偉大的羅恩早就把自己的九十九座墓穴之一修建在了更下方。”

    “我很期待能在這座墓穴里發現更多的古物。這可能讓我漲一大筆經驗,畢竟我的副職業是考古專家。”

    “你呢?蘇?別告訴我你和那些俗人一樣,只是沖著羅恩的錢財來的,那可就太讓人失望了。”

    本喋喋不休地說。

    ……8)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第一百六十七章 你也是羅恩的粉絲?-網游競技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無恥術士》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深藍椰子汁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极速赛车全国开奖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