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我就是好萊塢 -> 書目 -> 正文 第1198章 那些花兒(大結局)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正文 第1198章 那些花兒(大結局)

    進入1

    雖然對千年蟲的恐懼甚至造成了納斯達克科技股市場的再次波動,但這段時間,隨著威廉姆斯家第四個孩子出生的消息公布,以及《地心引力》票房的持續勢如破竹,媒體和公眾的大部分注意力焦點都被艾瑞克威廉姆斯這位年輕的超級大亨所吸引。

    12月10日到12月16日,上映第四周,《地心引力》再次在全球范圍內收獲1.9億美元票房,影片全球總票房累計迅速達到8.5億美元。

    所向披靡的票房數字讓大部分媒體都預測《地心引力》很可能在12月20日之前就突破全球10億美元票房關口,這也將成為艾瑞克威廉姆斯個人主導的第四部全球票房10億影片。

    同時,以影片表現出來的十足后勁,《地心引力》毫無疑問將沖擊當年《泰坦尼克號》創造的22億美元票房紀錄。

    整個電影產業都在為3d和imax帶來的產業契機而躍躍欲試時,艾瑞克在年底的這段時間卻一直都留在馬薩葡萄園島莊園里。

    既然小家伙出生的消息被公開,這段時間,馬薩葡萄園莊園里也顯得分外熱鬧。

    辛迪的父母和兩個姐妹在隨后幾天都趕了過來,雖然艾瑞克不喜歡辛迪和孩子被過多打擾,但很多集團高層、商業伙伴和親朋好友還是打著探視的名義絡繹不絕。

    孩子出生畢竟是喜事,艾瑞克也不可能太堅持地拒絕,只能笑臉相迎。

    如此足足熱鬧了一個星期,馬薩葡萄園的莊園才算安靜了一些,辛迪的父母住了不到一個星期也就離開。除了婚姻這個名分之外,夫婦倆發現對女兒的這個男人實在沒有任何可以指摘的地方,倒是辛迪的兩個姐妹打著陪辛迪的名義繼續留了下來。

    臨近圣誕節,日子逐漸平靜下來。

    雖然全球范圍內數據統計存在延遲,但12月22日,《地心引力》還是對外公布了全球票房正式突破10億美元的消息。

    慶功宴自然是必不可少。

    洛杉磯那邊問艾瑞克要不要將宴會安排在紐約,劇組大部分主創都住在洛杉磯,艾瑞克也不可能為了方便自己一個人就讓所有人興師動眾,于是吩咐那邊照例將慶功宴安排在螢火蟲影城的大船上,他會在當天抽空趕回去。

    今年的圣誕節趕在周六,當然,從12月20號開始,整個北美其實都已經進入假期。

    前些日子返回長島之后,平安夜當天,喬安娜和維吉尼婭帶著小家伙們再次趕來馬薩葡萄園,丫頭也從不知道什么地方飛了過來,莊園里再次多出幾分女兒國的意味。

    熱鬧的平安夜之后,圣誕節第二天,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終于落了下來,大雪紛紛揚揚地下了一整天,很快將馬薩葡萄園的莊園籠罩在銀裝素裹中,新年的氣氛也因此更加顯得濃郁了幾分。

    大雪在27日才變得小了下來。

    吃過早餐,維吉尼婭帶著幾個女人一起去島上的小鎮購物,為新年準備食材,艾瑞克坐在別墅廊檐下的長椅上,安靜地望著不遠處雪地里丫頭帶著艾瑪和凱文堆雪人,夏威夷照例坐在父親身旁,捧著一本厚厚的書,稚嫩的小臉上深情專注。

    喬安娜端著一個托盤走過來,將托盤放在旁邊小桌子上,給艾瑞克倒了一杯熱可可,才在另外一邊坐下,輕柔地摸了摸女兒的腦袋,看著男人的表情,道:“你一直很喜歡下雪天呢。”

    “只是喜歡這種感覺,”艾瑞克捧著杯子啜了一口,視線上移,望了望遠處無邊無際的蒼茫天空,嘴角帶著笑,道:“我其實很怕冷的。”

    坐在兩人中間的夏威夷在母親的撫摸下微微側了側頭,聽到父親的話,漂亮的眸子眨了眨,少有地打破沉默,突然用字正腔圓的普通話念道:“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突然起來的《江雪》讓喬安娜和艾瑞克都是一愣。

    喬安娜是完全聽不懂,只是覺得抑揚頓挫的詩句聽起來很有韻律,充滿了某種奇妙的美感。

    艾瑞克卻是驚訝,因為,在剛剛的某個時刻,他心里卻是恰好想到了柳宗元的這首唐詩。雖然詩句的內涵并不契合此情此景,但那種天地蒼茫一葉孤舟的寂寞感卻莫名地讓艾瑞克感覺很舒服。

    沉默了片刻,喬安娜先回過神來,倒是沒有對女兒剛剛的話語感到奇怪,夏威夷表現出來的語言天賦已經讓太多人感到驚嘆,只是語氣溫和地問道:“所以,寶貝,這是一首詩嗎,什么意思?”

    小姑娘沒有回答母親的話,而是轉向身旁的父親,明澈的眸子里帶著幾分小小的探究,道:“爸爸或許知道呢?”

    喬安娜疑惑地望過來。

    艾瑞克迎著女兒明亮的眼神,這么多年來的心境沉淀,聽到以往或許會感到石破天驚的話,此時心底卻沒有生出什么波瀾,嘴角笑容不變,語氣從容道:“這是漢語詩詞吧,爸爸只會說一些日常用語,這么深奧的東西還是你來給媽媽解釋吧。”

    夏威夷漂亮的藍色眸子眨了幾下,對抵賴的父親毫無辦法。扭頭望了望母親,喬安娜柔和地笑著,表情卻是茫然。于是將手中厚厚的書本放在椅子上,有些小郁悶地跳下長椅,啪嗒啪嗒地踩著小靴子向別墅里跑去。

    喬安娜對父女倆突如其來的互動完全一頭霧水,卻也沒有繼續追究,拿起女兒落下來的書本摩挲著,道:“我現在越來越擔心夏夏將來會變成什么樣子了,這本書,嗯,我完全都看不懂,你呢?”

    艾瑞克掃了眼喬安娜手中的書本,心里突然多了幾分明了,將女人手中的書本接過來翻了翻,道:“我也不懂啊,只知道這是論述貝葉斯理論的。貝葉斯理論啊,為了能和咱們寶貝女兒說上幾句話,我可是特意研究了一下。”

    喬安娜笑著嗯了一聲,等待艾瑞克繼續說下去。

    艾瑞克嘩嘩地撥弄著書頁,道:“用你能聽得懂的話來說,貝葉斯理論,大概就是根據已知的一些條件去推導某些未知的結論。”

    喬安娜好奇地追問道:“這有什么用嗎?”

    “其實我們生活中一直都在使用這種理論啊,只是大家都不知道而已,”艾瑞克耐心對喬安娜道:“最簡單的例子,如果一個人發熱、咳嗽、咽痛、流涕,那么,根據這幾個條件,你就能大概判定這個人感冒了。”

    喬安娜聽艾瑞克這么說,頓時露出幾分恍然,卻又笑著指了指艾瑞克手中厚厚的書本,道:“這種事情,用得著這么厚一本書來論述嗎?”

    “當然,我剛剛說的只是貝葉斯理論最淺層的理解,至于更深層次的應用,那就很復雜了,比如互聯網搜索引擎、人工智能之類,可都是需要用到這方面知識的。”

    艾瑞克這么說著,卻是想起女兒剛剛念得那首唐詩,心里忍不住補充:或許還可以用到自己老爸身上。

    對于某些可能被自家聰明到極致的寶貝女兒窺測到了一鱗半爪的事實,艾瑞克是永遠都不會承認的。

    這種事情,只要自己不承認,誰也拿不出任何實際證據出來。

    或者。

    大不了。

    將來對女兒承認自己是外星人好了。

    反正是自家女兒,爸爸是外星人,女兒當然也就只能是外星人了。為了避免一家子都被抓進研究所里,我們可愛的夏夏同學肯定要幫著隱瞞吧。

    喬安娜自然不可能知道艾瑞克的心思,轉而又道:“你明天回洛杉磯,什么時候回來?”

    《地心引力》的慶功宴在明天晚上,對于普通人來說,從東海岸到西海岸大概要算一次繁瑣的長途旅行,艾瑞克卻不存在這種問題,也就只是在空中呆上幾個小時而已。

    “如果沒有其他事情,后天吧,肯定要陪大家一起過新年的。”

    這么說著,院子里玩雪的孩子們大概是累了,艾瑪率先向艾瑞克這邊跑了過來,手里還捧著一個小小的雪團,凱文和德魯也跟在身后,雙胞胎小心地護在孩子們身邊,防止他們摔倒。

    喬安娜看孩子們過來,就起身道:“你陪孩子們吧,我去前面看看,維姬她們應該回來了。”

    艾瑞克點點頭,看喬安娜離開,艾瑪也已經跑到艾瑞克身前,邀功似的將手中一個小雪團送到他面前,脆聲道:“爸爸爸爸,看,我做的小雪人哦。”

    “很可愛。”

    艾瑞克笑著接過來,夸獎了一句,見凱文也把自己手里的小雪人送到面前,同樣輕聲夸獎著,還和圍在自己膝邊的兩個小家伙一起討論起給小雪人起名字的事情。

    跟在后面的丫頭笑嘻嘻地踱過來,在艾瑞克身邊坐下,聽他和兩個小家伙議論,好一會兒都沒有理會自己,有些小吃味的抱住男人手臂晃了晃,指向院子里的大雪人,學著艾瑪的腔調:“爸爸爸爸,看,我做的大雪人哦。”

    艾瑞克聽著丫頭搞怪,抬手在她腦門上敲了下。這么多年,也被敲習慣了,丫頭小女孩似的哼哼唧唧幾聲,便繼續往艾瑞克身上湊。

    不過,聽到丫頭剛剛話語的艾瑪卻疑惑了,大眼睛好奇地望著丫頭:“德魯阿姨,你為什么叫爸爸,爸爸?”

    丫頭笑嘻嘻地伸手捏了下艾瑪的小臉,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不叫爸爸,難道還叫媽媽啊?”

    艾瑪歪了歪小腦袋。

    雖然感覺不對,但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

    艾瑞克瞪了丫頭一眼,為了避免這妮子繼續帶歪艾瑪的世界觀,開口將兩個小家伙打發走,示意旁邊的雙胞胎跟上,才對身旁丫頭道:“還沒問你呢,前些日子去哪瘋了?”

    “就在紐約啊,”周圍沒了人,丫頭抱著艾瑞克的手臂緊了緊,將腦袋枕在男人肩頭,道:“我去看了維密大秀,今年的真不錯,夢幻bra太漂亮了,只是那些歌,德語啊、法語啊、漢語啊之類,我都聽不懂。”

    為了迎合千禧年的氣氛,今年的第六屆維密大秀舉辦時間再次推遲到了12月17日,電視播放時間也安排在年底的12月28日,也就是明天晚上。

    而且,相比原時空中擴張緩慢的維密,經過幾年的快速發展,艾米麗準備更進一步將這一品牌推向全球市場。

    為了配合后續推廣計劃,再加上千禧年的契機,今年的維密大秀六個主題,采用了六種不同語種的音樂,帶著幾分‘我和你心連心共住地球村’的寓意。

    雖然已經很少再插手維密大秀的籌辦,但當初看到這份方案時,艾瑞克還是親手挑選了一首中文歌塞了進去。

    那是一首自己曾經非常喜歡的中文歌,這么多年了,物非人非。原本還以為自己這只大蝴蝶可能將那首歌扇掉,但今年年初,相關的專輯還是再次出現。

    只不過,因為小彼得的出生,艾瑞克今年卻沒能親自趕往紐約的維密大秀現場,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丫頭枕在艾瑞克肩頭,敏銳地感受到他突然再次陷入某種奇怪的情緒。

    處在這種情緒里的艾瑞克總是讓身邊人感受到一種明顯的疏離,丫頭不喜歡這種感覺,甚至有些不安,于是臉頰在男人肩頭蹭了蹭,輕聲打斷道:“艾瑞克,前幾天在曼哈頓的時候,我路過地獄廚房了呢。”

    被丫頭從突如其來的思緒中拉回來,艾瑞克笑了下,順著這妮子的語氣道:“怎么了?”

    “然后就想起你很多年前唱的那首歌了,才發現到原來地獄廚房是曼哈頓的一個區呢,以前都沒注意到。”

    艾瑞克對于很久以前的記憶卻有些模糊,道:“什么歌啊,我都不記得了。”

    “你怎么能不記得,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呢,那天晚上,在比弗利山莊你那棟房子里,我們說了好多話。”

    丫頭似乎有些不滿,這么說著,還小聲哼起來,只是曲調有些散碎。

    艾瑞克聽著丫頭的提醒,這才逐漸回憶起來,點頭道:“我好像想起來了。”

    丫頭白嫩的臉蛋向前探了探,望著艾瑞克,道:“那你再給我唱一遍好不好?”

    艾瑞克感覺天空中的飄雪似乎再次有加大的趨勢,抬手接了一片飄進廊檐的雪花,感受中手心淡淡的微涼,笑著搖頭:“感覺有些奇怪啊,我們現在又沒有老去,干嘛要回憶以前的事情。”

    “我想聽嘛,”丫頭說著,語氣里突然就多了幾分委屈,很有些自憐地嘆息起來:“你現在又有了一個孩子,以后肯定會越來越不在意小德魯了。”

    “好吧,好吧,我想想。”

    艾瑞克笑著,開始搜尋記憶里的一些曲調。

    原本以為這么多年過去,已經將整首歌忘掉,但仔細去回想,腦海中的記憶卻異常清晰,于是便小聲哼唱起來。

    *波音727的窗戶上,映著你含淚的眼

    *俯瞰這座城市,一切都已微不可見

    *當夕陽把地獄廚房渲染成天堂

    *你轉過你的臉

    *我把一縷亂發撩起在你耳邊

    *說,一切都會安然無恙

    *只要我們在一起,永遠,永遠。

    *只要我們在一起,永遠,永遠。

    *……

    *……

    遙遠的記憶深處,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一部名叫《加州靡情》的電視劇,第六季的最后一集。

    蒂姆明欽,《so long》。

    不過,如果沒有將整部電視劇看下來,卻很難體會到其中足以讓人潸然淚下的眷戀感。就像很多個故事,如果一個人只去看開始和結束,往往沒有任何意義。

    廊檐下的哼唱落下,過了不知道多久,丫頭才輕聲道:“艾瑞克。”

    “嗯?”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

    “嗯!”

    第二天,紐約的天氣終于放晴,艾瑞克直到下午四點半才飛去洛杉磯,因為時差緣故,到達螢火蟲影城,西部時間也才剛過傍晚六點鐘。

    《地心引力》的慶功派對雖然七點鐘才開始,很多賓客已經開始陸續趕來。

    在影城內的辦公室里和卡森伯格討論了一些事情,待到輕功派對臨近開始,兩人帶登上大船上的宴會廳。

    新的一周,雖然《魔戒首部曲》開始上映,《地心引力》的一些銀幕資源被分流,但影片依舊勢如破竹地在全球范圍內再收1.65億美元,將全球總票房推高到11億8300萬美元的高位。

    與此同時,《魔戒首部曲》的首周票房也達到9800萬美元,考慮到這部影片相對于其他電影近乎兩倍的片長嚴重限制了影院的排片場次,9800萬美元的首周票房成績幾乎超越所有人的預料,同時也預示著螢火蟲集團再次多出一個超級熱賣的大片系列。

    當然,《魔戒》系列曾經從米高梅手中轉入螢火蟲集團的一系列波折,也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媒體的一些議論,米高梅股價在最近一段時間甚至出現了下跌,但這自然絲毫無法影響到整個螢火蟲體系的實力。

    “所以,你可真夠大膽呢,艾瑞克。”

    宴會廳內,一番應酬之后,艾瑞克轉到今晚派對的女主角身邊,朱迪的第一句話卻是讓他感覺有些莫名其妙。

    “所以,”學著朱迪的語調,艾瑞克嘴角含笑,道:“我又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嗎?”

    朱迪輕輕橫了艾瑞克一眼,眼神中卻帶著一些別樣意味,道:“我是說,‘威廉姆斯家的第四個孩子出生了’。”

    “這件事啊,”艾瑞克老神在在地點點頭,道:“我倒是覺得,你這個‘大膽’的評價很有意思,好像你和‘艾瑞克威廉姆斯’完全沒有任何關系一樣,這么想來,我可是應該傷心一下的。”

    朱迪撇撇嘴:“你可一點都不像是傷心的樣子。”

    大廳里這么多人盯著,艾瑞克也沒有過多逗弄朱迪,開了個玩笑就收起表情,揚了揚手中的香檳:“吶,說正事,我還要恭喜你成為十億票房影片的女主角呢,嗯,你,這是果汁?”

    朱迪抬了抬手中的一杯橙汁,道:“顯而易見。”

    “來杯香檳吧,今晚可不適合喝果汁啊。”

    朱迪見艾瑞克要招呼侍應生,搖了搖頭,語氣卻突然有些磕絆,道:“我,我今晚不想喝酒。”

    艾瑞克疑惑地打量了朱迪幾眼,似乎明白了什么,點點頭,道:“好吧,你,那個,如果不舒服的話,要不我們去上面的小餐廳休息一會兒。”

    朱迪卻是意識到艾瑞克想錯了,白了男人一眼,語氣里帶著些小揶揄:“你好像很懂的樣子嘛,不過,我確實有點餓了,倒是真想去你的專屬餐廳吃點東西。”

    兩人說著,一起離開宴會廳,來到甲板上層的公司內部餐廳。

    應酬到現在,艾瑞克也有些饑餓。

    吩咐今晚值班的艾米亞當斯給兩人準備一份晚餐,艾瑞克想起什么,又讓人打開小餐廳里的掛壁電視,調到abc頻道。

    屏幕里正在播放維多利亞的秘密千禧年大秀,卻是恰逢一場表演的間隙。

    艾瑞克心里正想著會不會錯過自己親自挑選的那首歌,畫面切換,秀場t臺再次出現。

    安靜的燈光下,一個穿著樸素的黑發青年抱著吉他坐在t臺開端的小舞臺上,輕輕撥弄琴弦。

    遙遠卻又熟悉的前奏響了起來。

    伴隨著天使們絢爛的鮮花主題天時裝,青年開始輕聲哼唱。

    *……

    *那片笑聲讓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兒

    *在我生命每個角落靜靜為我開著

    *我曾以為我會永遠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們已經離去在人海茫茫

    *……

    艾瑞克望著電視屏幕,這些年的思緒突然間如潮水般涌來,那些還在身邊的,已經遠去的,留在記憶中的,逐漸被忘卻的,很多人,很多事,如同一幕幕電影鏡頭快速在腦畫中閃過,沖刷出無盡的感慨,卻又很快化為平淡。

    或許,所有的蕩氣回腸,最后的最后,都會化作最美的平凡吧。

    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艾瑞克拿起來看了下,來自卡洛琳,于是朝朱迪笑笑,起身走到餐廳外的陽臺上。

    電話接通,伴隨著跨洋電話特有的電流聲,卡洛琳的聲音顯得小小的。

    “艾瑞克,我正在聽到一首歌呢,維密秀上的,很好聽。”

    “真巧,我也在聽啊。”

    艾瑞克輕聲說著,還將電話朝餐廳內探了探,兩人一起聽著淡淡的歌聲。

    *……

    *她們已經被風吹走散落在天涯

    *有些故事還沒講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歲月中已經難辨真假

    *如今這里荒草叢生沒有了鮮花

    *好在曾經擁有你們的春秋和冬夏

    *……

    這么聽了一會兒,艾瑞克重新將手機放在耳邊。

    卡洛琳的聲音也再次傳來,帶著幾分癡纏:“突然就想你了。”

    “嗯,”艾瑞克點頭:“我也想你啊。”

    電話另一邊停頓了片刻,卡洛琳終于再次道:“其實,艾瑞克,我,我又逃家了呢,我和爸爸吵架了,他說不希望我再回美國給你工作。”

    艾瑞克頓時有些心疼,關切地問道:“那你現在在哪,瑞切爾那里嗎?吶,把電話給瑞切爾,我和她說些話。”

    卡洛琳的語氣有些小小的不滿:“艾瑞克,我不是小孩子呢。”

    “當然,還有,抱歉,卡莉,”艾瑞克繼續道:“要不,我和你爸爸談談?”

    “不要,”卡洛琳說著,遲疑了下,才道:“艾瑞克,我只是想你了,我,我知道這很任性,不過,我現在好想見到你啊。”

    艾瑞克聽著相隔萬里的女孩弱弱的話語,心底頓時生出無盡的憐惜,毫不猶豫道:“好啊,我這就過去,等我八個小時,好不好?”

    “嗯,”電話里響起一聲暖暖的回應,然后又補充道:“艾瑞克,我喜歡你呢。”

    “我也喜歡你啊。”

    “那,那我等著你。”

    “待會兒見。”

    “嗯,待……待會兒見。”

    艾瑞克收了線,回到餐廳內,剛要和朱迪解釋,朱迪注意到艾瑞克的表情,只是擺擺手:“我一個人吃東西就可以了,恰好我今晚可以吃掉兩份呢。”

    艾瑞克感激地朝朱迪點點頭,低頭在女人唇角吻了下,腳步匆匆地向餐廳外走去。

    朱迪望著男人離開的身影,微微怔神,隨后再次將注意力轉向電視屏幕。

    t臺上的吟唱已經接近尾聲。

    *……

    *啦啦啦……

    *想她

    *啦啦啦……

    *她還在開嗎?

    *啦啦啦……

    *去呀

    *她們已經被風吹走散落在天涯

    *……rw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正文 第1198章 那些花兒(大結局)-都市娛樂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我就是好萊塢》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賈思特杜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极速赛车全国开奖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