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武煉巔峰 -> 書目 -> 第四千九百四十九章 神乎其技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第四千九百四十九章 神乎其技

    “老祖受傷了。”不等楊開詢問,鐘良主動解釋一聲。

    楊開悚然一驚!

    老祖級別的人物,那可是九品開天,這樣的人居然會受傷?不過轉念便反應過來:“是與墨之王族爭斗時受的傷?”

    這世上能傷到老祖的,也只有墨族那邊的王主了。看樣子之前在墨族領地中,自己所感受到的老祖出手的動靜,正是碧落關這位所為。

    那墨族王主隨后領著墨族大軍追擊,估計與人族老祖有所交手,隨后老祖便被打傷。

    鐘良頷首:“老祖雖然受傷,但那墨族王主也不好過,也不知正貓在什么地方療傷,如今就看這兩位誰能先恢復過來,便可左右戰場的勝負!”

    兩族這邊的最高戰力都有傷在身,各自療傷修養,若非如此,戰場上肯定少不了他們的身影。

    而這兩位最高戰力誰能先恢復,哪一方便能占據絕對的優勢,正因如此,鐘良也不敢確定這一趟能不能見到老祖。

    若不是緊要的事,他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去打擾,畢竟老祖恢復至關重要,可楊開那凈化墨之力的手段也很重要,非得第一時間稟告老祖知曉才行。

    碧落關正中心,有一座孤峰屹立,高達千刃,孤峰之上,一座大殿巍峨,正是老祖閉關潛修之地,平日里,老祖也在此地深居簡出,等閑時候不會露面。

    關內不禁飛行,所以沒用多少時間,鐘良便領著楊開來到了那孤峰上的大殿前。

    大殿外有數道身影守護,個個氣息深幽,最低也是七品,甚至有一位八品太上親自坐鎮,以防不測。

    聽到動靜,那正盤膝而坐閉眸養神的八品太上微微睜眼,起身攔住去路。

    “孫師兄!”鐘良上前見禮。

    那孫師兄微微頷首,略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跟在鐘良身后的楊開,開口道:“鐘師弟來此,有何要事?”

    同為八品太上,孫師兄相信鐘良也是知道輕重的,沒有什么要緊的事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到這里來。

    “有些事需要稟告老祖!”鐘良道了一聲,旋即上前,悄悄地與那孫師兄傳音詳說。

    孫師兄原本表情淡然地聽著,片刻后眼簾一縮,震驚無比地瞧了楊開一眼,急急道:“當真?”

    鐘良正色頷首:“馮英親口所言,而且那數百人如今也入了關內,應該不會有假。”

    孫師兄眉頭一皺:“你沒親眼驗證?”

    鐘良道:“這事如何驗證?”

    孫師兄略一沉吟,道:“想辦法擒個墨徒回來。”

    鐘良張大嘴巴望著他,一副你在開玩笑的表情。雖然他是八品太上,但在那混亂的戰場上,也不是說能隨便擒拿墨徒的。

    孫師兄瞪他一眼:“茲事體大,小心為上,速去!”

    鐘師兄無奈,只能道:“好吧,我親自走一趟就是。”

    一旁楊開聽了一會,隱約猜到了兩人在說什么,當即抱拳道:“不必如此麻煩,前輩想要驗證的話,弟子這邊隨時可以。”

    孫師兄揚眉:“如何驗證?”

    鐘師兄一拍腦袋:“忘記了,他小乾坤封鎮有墨之力。”轉頭又跟孫師兄解釋:“這小子福緣深厚,身負天地泉,所以不虞擔心被墨之力侵蝕,而且藝高人膽大,在體內封鎮了墨之力,在墨族那邊偽裝成墨徒混了好幾年。”

    孫師兄微微張嘴望著楊開,簡直要把他驚為天人,就算身負天地泉,在自身體內封鎮墨之力這種事也太夸張了一些,而且還偽裝成墨徒在墨族那邊混了好幾年……

    這根本不是膽大能做成的事。

    不過如此一來,倒是省了不少麻煩,對楊開點頭道:“事關重大,并非不信任你,只是老夫需要親眼看看。”

    楊開點頭表示理解,抬手間,小乾坤的門戶敞開,一團墨之力涌出。

    那幾個守護此地的七品開天不知什么情況,乍見這漆黑的墨之力都大吃一驚,還以為墨徒潛入到此地了,本能地催動天地偉力,好在孫師兄及時喝止。

    他目不轉睛地盯著楊開的動作,很快便見到楊開雙手上亮起兩道色彩不同的光芒,雙掌合十時,那兩色光芒化作純凈白光!

    鐘良眉頭微揚,就是這白光,之前他親眼看到這白光對那墨族域主造成了極大的傷害,當那白光籠罩的時候,域主明顯露出了恐慌的表情。

    只不過之前的遠遠觀望,不及此刻來的震撼,神念探知之下,只感覺這白光是如此的純凈無暇。

    白光朝那墨之力罩去,下一瞬,兩者相融,濃郁的墨之力很快化作虛無,消散不見,只有白光經久不散!

    幾個如臨大敵的七品開天怔怔失神,孫師兄也是震驚之情溢于言表,好片刻才道:“神乎其技!”

    那白光中雖然沒有太強的殺傷之力,但光是能凈化墨之力這個效果,便當得起這四字評價。

    “你們稍等片刻,我進去通報老祖,不過能否得到回應我也說不準,老祖畢竟在療傷之中。”孫師兄叮囑一聲,轉身便進了殿內。

    鐘良與楊開耐心等候,幾個七品開天上下打量楊開,仿佛要從他身上看出一朵花來。

    之前弄出來的墨之力已經被驅散了,但那白光還依然存在著,鐘良忍不住好奇,伸手試探了一下,發現那光芒給人一種很柔和的感覺。

    “這東西還有用?”鐘良問道。

    楊開點點頭道:“應該還有用,不過持續不了多長時間。”

    鐘良咂咂嘴:“有些浪費了。”真想抓一個墨徒過來丟進這白光中,那樣一來就能驅散墨徒體內的墨之力,讓他恢復理智了。

    楊開也發現這個問題了,很多時候凈化之光都有些浪費,驅散了墨徒體內的墨之力后,凈化之光的效果并沒有完全消散,明顯還能繼續發揮作用,然而卻只能白白浪費。

    要知道這凈化之光是他催動黃晶和藍晶的力量施展出來的,浪費的可都是極為珍貴的陰陽屬行的修行資源。

    不大片刻功夫,孫師兄從大殿內返回。

    鐘良連忙望去。只見孫師兄緩緩搖頭道:“老祖沒有回應,應該在療傷的緊要關頭。”

    鐘良聞言也是無奈,老祖要療傷,總不能強行打斷,萬一出了什么事他可擔不起責任。

    孫師兄道:“等老祖出關,我再與他稟明此事吧,反正人已經在關內,也不用太著急。”

    鐘良點頭道:“只能如此了。”

    “不過你有什么打算?”孫師兄問道。

    鐘良知道他的意思,開口道:“這事瞞不了,也無需隱瞞,我的打算是將此事公之于眾,畢竟也算是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尤其是如今戰事已啟,可以讓弟子們放開手腳,鼓舞士氣。”

    孫師兄略一沉吟:“如此也好,困擾吾輩這么多年的問題得到解決,確實可以鼓舞士氣,你看著安排吧。”

    鐘良道:“那我可就召集人手議事宣布了。”

    “去吧,老祖這邊我回頭自會稟明,相信老祖也同意這個方案。”

    鐘良一抱拳,又傳音叮囑一聲:“師兄,這小子身負天地泉的事可不能暴露了。”

    孫師兄心領神會:“放心,我理會的。”

    如鐘良所擔憂的一樣,孫師兄也知道,一旦楊開身負天地泉的事暴露出去,肯定會有一些麻煩。

    鐘良道謝一聲,領著楊開急速離去。

    中途又取出傳訊之物,傳遞了一些訊息出去。

    少頃,前方迎來一道流光,待到近前,露出身影,正是馮英。

    “師叔!”馮英抱拳行禮,她明顯是被鐘良喊過來的。

    鐘良道:“領他前往議事大殿,在那邊等我,我隨后就到。”

    “是!”馮英應道,偏頭沖楊開示意了一下,領著他朝一個方向掠去。而鐘良則直奔關外方向。

    半途中,馮英問道:“見到老祖了?”

    楊開搖頭道:“老祖在療傷,沒能見著。”

    馮英一驚:“老祖受傷了?”她才回來沒多久,對老祖受傷之事還不太清楚。

    “聽鐘前輩說那墨族王主也不好過,正躲在什么地方療傷,如今就看這兩位誰能先恢復過來,哪邊就能在戰場上占據優勢。”

    馮英微微頷首。碧落關這邊,老祖與那墨族王主交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每一次墨族進攻碧落關的時候,那墨族王主都會壓陣,沒辦法,人族這邊有老祖坐鎮,那王主非得上陣不可,否則老祖出手之下,來多少墨族都不夠殺的。

    “鐘師叔要你去議事大殿做什么?”馮英又問道。

    楊開回道:“好像是覺得我那凈化之光對鼓舞士氣有好處,準備公布此事。”

    馮英了然:“確實有好處,公布也是應該的,而且這事瞞不住,早晚大家都會知道。”

    楊開點點頭,這手段他也沒想隱瞞,本就是克制墨之力的手段,若能為族人這邊帶來好處,他自然也是樂得配合。

    很快兩人便來到了一棟大殿前,沒有進去,只是在外面等候。

    大殿內空蕩蕩的不見人影,不過等了片刻之后,便有人遠遠掠來,很快到了近前落下身影。

    來人身形魁梧,披頭散發,看起來像是一頭發怒的狂獅。8)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第四千九百四十九章 神乎其技-玄幻奇幻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武煉巔峰》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莫默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极速赛车全国开奖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