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臨高啟明 -> 書目 -> 第一百八十四節 惶惶不可終日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第一百八十四節 惶惶不可終日

    馮海蛟這些天睡不著覺。

    他的老巢:青蓮圩正處在一片惶恐不安的騷動中。孫大彪覆滅的消息,在第二天就由幾個魂不附體的小嘍啰帶到了這里。

    一開始馮海蛟還不太相信,因為孫大彪那里足足有五六百人,髡賊總共不到二百人,怎么敢去打孫大彪,連縣城都不要了?

    然而小嘍啰指天畫地,發誓自己說得都是真得,這才引起了馮海蛟的警覺。天一亮他就派出幾個精細嘍啰,到大崀圩和縣城去打探消息。沒想到帶回來的消息卻一個比一個壞。大崀圩被破,戳著孫大彪手下的腦袋的長槍沿著道路一路往縣方向豎,一共有二百多個。大崀圩路口還搞了兩個大墳堆,陰惻惻,冷森森,讓人瞧著就害怕;孫大彪本人和手下的主要頭目被擒,如今都在縣衙門前“示眾”,看模樣都受了很重的拷打,一個個不成人形。

    誰說馮海蛟和孫大彪暗中都有些不對付,前段日子雙方為了征收糧餉的勢力范圍的問題還差點起了沖突。不過他們是多年的拜把子兄弟,也知道唇寒齒亡的道理。孫大彪一伙的驟然毀滅,不啻于在馮海蛟頭上敲響了喪鐘。

    陽春三月,轉眼便是寒冬飛雪。馮海蛟一伙原本驕狂不可一世,此刻上上下下卻都惶惶不可終日,只覺末日臨頭。不但過去絡繹不絕來“入伙”的各路好漢不再出現,連入了伙的也都紛紛找著各種借口溜之大吉,還有得干脆來個不辭而別。

    馮海蛟強作鎮定,和頭目們會議的時候還說了幾句瞧不上孫大彪的話,以示孫大彪對自己無足輕重,然而背地里,他已是方寸大亂。派了幾撥人去辛勞楠莊子上問計于詹喆堃――尤其是想從他嘴里得到一句實在話:大明官兵到底還來不來了?

    然而這話卻始終也等不來,倒是等來了孫大彪等人在縣城被梟首示眾的消息。

    “真殺了?!”雖說孫大彪的下場馮海蛟早就料到了,但是聽到這個消息,依舊讓他一震,“還有誰?”

    “被抓到縣城里去的一個沒剩,全給砍了腦袋,姜逍天也被殺了――髡賊連他老娘和伯父都給殺了!”去打探消息的嘍啰驚惶的說道,“孫大彪的兒子、孫子全被砍了腦袋……”

    “這女人夠狠,”馮海蛟早聽說新來的縣長是個女人了,此刻聽到她一起手就滅了孫大彪的門,不由得多了三分欽佩,“其他家眷也殺了?”

    “沒,”嘍啰說,“聽人說被抓到各路當家的家眷,男人只要有人控告的都要法辦――就是絞死;其他婦孺有地方投靠的自便,沒地方去的流放海外。說是這么說,可是各家的仇家都在路上等著,出來一個殺一個,雞犬不留……如今許多人寧可去流放……孫大彪的老婆當晚就上了吊……”

    “他老婆和他一直不怎么對付,倒肯為他上吊,倒是個貞烈女子!”馮海蛟豎了大拇指,“他的那群姨太太呢?有上吊的么?”

    “一個都沒有,都回娘家去了。”

    “TNND,太可惜啦,他的七姨太可是個尤物……”馮海蛟忽然起了色心,一拍大腿,“她怎么不來投靠我!”

    “這個,也許她不知道老爺仰慕她吧?”嘍啰趕緊湊趣道,“要不小的們把她給弄來……”

    馮海蛟轉念一想,如今自己都是危在旦夕之間,別說什么姨太太了,搞不好自己被髡賊殺了老婆都未必肯上吊。不覺意興闌珊。

    孫大彪呼風喚雨幾十年落了這么一個下場,馮海蛟自然是兔死狐悲。而且孫大彪的敗亡,帶來的還不止于此:縣里的風頭一下轉了向,過去和他積極來往的各路豪強對他派去的人避而不見,原本征收頗為順暢的糧餉如今也變得十分困難。許多村寨干脆拒絕繳納――就算肯交得,也有一大堆話來搪塞他,要么延期,要么少給。弄得他十分惱火。時間一長,竟有些捉襟見肘起來。

    他現在亦是家大業大,手下匯聚了將近五百號弟兄,每天光是吃飯就要幾十石米。他過去主要的收入是“靠江吃江”,專事勒索、搶劫往來客貨船只。自打廣東戰火起,連江上便少有客貨船只。至于澳洲人的船只倒是不少,畢軒盛幾次鼓動他去伏擊澳洲人的船隊,還專門給他弄來了些火器,但是他始終沒這個膽子――也怕自己和澳洲人硬碰硬打個兩敗俱傷,讓孫大彪占了便宜。

    他打出大明的旗號之后,便籍此在周邊地區征糧征餉,王初一在大崀圩失敗之后,馮海蛟一度風頭無限,打著陽山右翼把總的名義大肆征糧征餉,一時間風光無限,金銀錢糧源源不斷的流入他的青蓮圩。如今不但征不到糧餉;縣里國民軍也加強了巡邏,隊伍出去征糧時常會遇到巡邏隊,多多少少要丟下幾個弟兄。

    這么耗下去,遲早要完。馮海蛟心中煎熬,和畢軒盛商議了幾次,畢軒盛勸他棄了此地,和詹喆堃合兵一處――辛家莊不但偏僻,地形也險要,利于拒收。

    “廣寧的楊老爺有一處山寨距辛家莊亦不遠,若是駐兵于此,可以與之呼應。”

    辛勞楠這個人他是信得過的,何況此人實力有限,不可能玩火并他的主意――他若是辛勞楠,大約還要防著馮海蛟來吞并他。

    但是就此放棄青蓮圩這塊他發家的“風水寶地”,馮海蛟又始終下不了這個決心。

    就在這樣的驚惶不安的兩難中,馮海蛟過著寢食難安的日子。他過去就十分迷信,此刻更是將此視為精神寄托,天天燒香拜神,指望著天上能落下一個什么“奇跡”,能將他從覆亡的危急關頭中挽救出來。

    然而事態卻毫無好轉的跡象,愿意繳納錢糧的村寨越來越少,與之相反的是他聽聞縣里的大戶們不但給了澳洲人錢糧,還給了澳洲人許多壯丁,如今女縣令手下是兵強馬壯――不用說,她養這么多兵馬,遲早是在要對付自己的。

    馮海蛟黔驢技窮,只得再次派遣畢軒盛去辛家莊,去問計于詹喆堃――在他看來,這位頭頂“兩廣總督幕僚”光環的人就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畢軒盛動身之后,算路程昨天就應該回來,然而他卻沒有如期上山。他焦急不安地睡了一夜,第二天便從自家宅邸里出來,穿著他的武官服色,帶著幾個親兵,去巡視部下。

    青蓮圩過去雖是個商埠,自從被馮海蛟霸占之后便成了匪巢,并無商鋪住戶。他原本手下不過百多人,房屋不多。自打當了把總之后,隊伍擴大很快,許多人沒有住處。不少匪徒只能棲身在在茅草棚下。此刻睡的睡,坐的坐,賭錢的賭錢,吵鬧的吵鬧,懶懶散散,亂七八糟地分散在江邊,根本沒有個行伍的模樣。連他走過也只有近身的嘍啰起身相迎,遠一些的干脆裝作看不見。他看了一陣,想起當初他當了把總時候各路好漢來“靠碼頭”的風光,不禁一陣惆悵。看到自己身上的武官服色:當初他穿上它是多么的得意,手下看到了更是盛贊他有“官威”,然而此刻,這華麗的服飾似乎是在嘲笑他――他根本不配穿用。

    馮海蛟又問了次畢軒盛有沒有回來,得到否定的回答之后愈加失落。他完全忘記過去對畢軒盛的鄙夷和防備,不由得盼望著他能早一刻回來,也好有個商量。

    眼瞅著太陽轉西,畢軒盛還是蹤跡全無,馮海蛟才失望的回到宅邸中,他不理姨娘和丫頭的殷勤照顧,邁著他沉重的步子回到書房里,一屁股坐在太師椅上,軟綿綿地癱倒在床上,仰望著老舊的房頂,長嗟短嘆,一言不。

    天色剛剛擦黑,忽然有一個丫鬟在門外喊一聲:“老爺!”

    馮海蛟眨巴了兩下眼皮,輕輕地“嗯”了一聲,還沒有動彈。丫鬟只得在門口稟道:“畢師爺回來了……”

    一聽這句話,馮海蛟頓時來了精神,他忽地坐起來,道:“擺下酒席,我要為畢師爺接風洗塵!”

    霎時間,丫鬟們就擺下了一桌酒席,斟上酒來。馮海蛟眼巴巴的看著畢軒盛――他臉色黝黑,風塵仆仆,顯然在路上受了一番磨難。

    看到馮海蛟只是匆匆一躬,便急不可待的往酒席面上去,落座之后也不客套:先抓了一只雞啃了起來,三兩口便將一只雞撕了個干凈,又伸出油汪汪的手將杯中酒一飲而盡。一迭聲道:“倒酒!”

    馮海蛟趕緊示意斟酒,道:“莫要著急,酒肉有得是。”

    畢軒盛毫不客氣,左右開弓,又是吃酒又是吃肉,胡吃海塞一番,只弄得桌子上杯盤狼藉,這才歇下手來,喘起了粗氣。

    馮海蛟看著暗暗心驚,這畢軒盛到底遇上了什么事?居然弄得象餓死鬼投胎?而且他比正常的路程晚了差不多整整兩天!8)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第一百八十四節 惶惶不可終日-歷史軍事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臨高啟明》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吹牛者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极速赛车全国开奖一样吗